最新资讯: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新闻分类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孙经理 15004699566
传真:+
电话:15004699566
邮件:
邮编:150000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学府路1号

+15004699566

资本风云——发电机组行业第一季

2017/6/1 10:48:15 点击量:

导读 / 目录
导读:发电机组行业的资本密集属性让民营企业想成为独角兽尤为艰难,为此拥抱资本市场是一条捷径,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快速成长的一条必经之路,《发电机组行业资本风云第一季》为您呈现近期国内发电机组行业的四宗并购案,并以此解毒资本这颗禁果的方方面面。

第一季目录:
Ⅰ 发电机组行业属性
Ⅱ 资本运作的必要性
Ⅲ 资本运作方式之一-并购被并购
Ⅳ 国内发电机组行业并购案分析
Ⅴ 交易方利益分析
Ⅵ 风险窥探
近期在资本市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宝能与万科之争不断刷新各大网页和微信朋友圈,不论是万科王石及管理团队的企业情怀,还是宝能姚老板的咄咄逼人,让全体国民感受到中国股票市场的腥风血雨、步步惊心。
身在柴油发电机组行业,笔者和部分圈内的朋友经常讨论柴油发电机组行业按照相关标准划分到底属于那一类型产业?属于劳动力密集型?资本密集型?还是技术密集型?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认为柴油发电机行业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
原因如下
01
柴油发电机组行业不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一家300人左右的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如果运作良好可以完成5亿元以上的销售额,一家50人左右的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运作良好可以完成1亿元以上的销售额,而一家20人左右的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通过良好的运营管理同样可以完成5000万的销售额,所以柴油发电机组行业不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
02
柴油发电机组行业没有技术门槛,大部分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都是以组装成套为主,并没有掌握最为关键最为核心的柴油发动机和发电机技术,行业核心技术都掌握在上游的动力生产厂家和电机生产厂家,所以柴油发电机组行业不属于技术密集型企业。
03
从机电城的几万元一台的简易柴油发电机组到数千万元的大型数据中心高压发电机项目,大部分情况下都需要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先行垫付资金,越是资金实力有限,越是困难。但是发电机组生产商通过垫付大量资金取得的利润确越来越有限,甚至还要承担货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总之一句话:“没钱是玩不了柴油发电机组的”,所以很多圈内的朋友将柴油发电机组行业归类到”资本密集型产业”。

正是因为一句“没钱玩不了柴油发电机”,正是因为柴油发电机组行业需要大量的“资金运作”,所以在过去的一年部分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商主动拥抱资本,在沪深两市场出现了数宗柴油发电机行业并购现象,值得广大圈内朋友关注。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2015年几起柴油发电机组行业的资本并购

1
航天科工入主闽福发
再将话题回到“宝万之争”。

宝万之争有三大主角:“以王石为主的万科管理团队、万能系的姚老板以及央企华润”。除了这三大主角之外近期还有一位频频发声的宝万之争配角:“万科独立董事华生”。

2015年柴油发电机行业的最大一起并购就和这位万科的独立董事华生有关,华生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是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行业最早的上市公司“闽福发”的实际控制人(备注:闽福发旗下有两家全资子公司福建凯威斯发电机有限公司和福州福发发电设备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柴油发电机)。

2014年09月,闽福发A(股票代码00547)公布重组预案,公司将获得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军工资产注入,闽福发A拟以5.78元/股的价格,向南京长峰原股东发行3.4亿股股份,从而收购南京长峰100%股权,交易价格19.65亿元。交易完成后,航天科工集团直接加间接持有的闽福发股权比例达到19.08%。

此外,基布兹、康曼迪将其拥有的投票权委托航天科工集团代为持有和管理,航天科工集团拥有闽福发实际支配表决权股票3.92亿股,占公司股权比例为27.97%,成为闽福发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公司已办理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取得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换发的《营业执照》,公司名称变更为“航天工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为航天科工系第七家上市公司。
2
隆鑫通用收购广州威能
2015年6月隆鑫通用(股票代码:60376)发布公告抛出一份6.4亿元的资产收购计划。

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广州超能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广州威能机电有限公司75%股权,交易价格为6.4亿元。

其中,隆鑫通用拟以不低于15.06元/股的价格向超能投资发行3600万股股票以支付交易对价的85%,也就是5.4亿元,同时支付1亿元现金。

威能承诺2015-2018 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66 亿、0.79 亿、0.95 亿和1.15 亿。如威能在2016-2018 年业绩超过承诺的110%,那么将拿出超过部分的20%奖励威能管理团队。
3
泰豪科技收购海德馨
2015年7月泰豪科技(股票代码:600590)同意收购李钦龙等 9位股东合计持有的龙岩市海德馨汽车有限公司51%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 13,260 万元,其中泰豪科技出资 8,060 万元收购其 31%股权,泰豪科技全资子公司泰豪电源技术有限公司出资 5,200 万元收购其 20%股权。

本次收购完成后,泰豪科技和全资子公司泰豪电源将共计持有海德馨公司51%的股权。

海德馨原股东业绩承诺:海德馨在 2015-2017 年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 3,600 万元、5,400 万元和 7,600 万元。
4
科泰电源收购香港威尔信
2015 年 7 月科泰电源(股票代码:300153)发布公告:公司拟以现金方式受让亚太控股持有的威尔信香港 50%股权。由威尔信香港向科泰环球有限公司进行投资,使其成为威尔信香港的全资子公司。

威尔信香港做出业绩承诺,2016 年、2017 年、2018 年经审计的合并报表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2,700 万元港币、3,150 万元港币、 4,150 万元港币。

科泰电源2016年5月27日晚间公告,公司终止此前与亚太控股有限公司就威尔信香港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事宜,鉴于市场等方面发生的变化,各方一致同意终止合作意向书。
这四桩行业并购工涉及金额超过27亿元,在目前行业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资产并购,其中原因值得分析。

这四宗并购案例并不存在强行并购,既然不存在强行并购就说明是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的结果,简单来说是交易双方对股权的买卖行为,用更加通俗的话语是几桩针对股权买卖的生意行为而已。一桩合理交易生意,必须双方都有利益,买卖双方都有钱赚,这是前提。
那么通过这几笔并购买卖双方各自考虑的利益有哪些呢?




1、通过并购取得优质资产,补充产品系列,扩大市场占有率。

航天科工通过重组闽福发,取得闽福发的实际控制权,通过注入优质资产,借壳上市,更名航天发展,成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旗下第七家上市公司。同时航天科工自身存在大量的军品柴油发电机组和发电机需求,通过并购能够满足自身柴油发电机组采购需求;

海德馨作为国内最大的移动车辆电源生产商,泰豪通过并购海德馨进入移动车辆电源市场,成为移动车辆电源第一品牌,对原有的军用、民用、系统和出口业务形成完美补充,扩大品牌影响力和增加市场份额;

隆鑫通用原有业务主要包含摩托车、小型汽油发动机和小型汽油发电机组,广州威能作为国内具有影响力的中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在民用、海外出口、油田、通讯、军用市场具有较大影响力,通过对广州威能收购进入中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组市场,与原有的隆鑫小型汽油发电机组形成补充,提高市场话语权。

科泰电源作为国内通讯行业最大的柴油发电机组供应商,在海外出口市场一直不温不火,通过对香港威尔信的收购可以借助其渠道和地理、人才优势快速拓展海外出口市场,补充市场短板。

2、通过并购提升上市公司销售业绩,增加销售利润,稳定甚至抬升上市公司股价。

由于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企业多到数千家,与国外的柴油发电机组行业相比尚未形成卡特彼勒、威尔信、科勒以及雅柯斯这样的发电机组巨头,这就导致中国以柴油发电机组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整体规模不大,市值普遍不高。

以目前的公开数据来看,中国品牌的柴油发电机企业尚未有一家公司销售规模能够突破10亿元以上,通过并购每年可以增加数亿元的销售业绩,增加数千万元的利润,这对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上市公司提升销售业绩甚至稳定和抬升上市公司股价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同时通过并购可以加快中国的发电机组行业洗牌,尽快形成与卡特彼勒、科勒、威尔信、雅柯斯等国外巨头抗衡的自主柴油发电机组品牌。

3、通过并购整合柴油发动机、发电机、控制器、水箱等上游资源,控制采购成本。

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型柴油发电机生产商的核心资源一直受制于康明斯、帕金斯、斗山、沃尔沃、道依茨、三菱、MTU等国际柴油发动机生产商和斯坦福、利莱森玛、马拉松和美奥迪等国际发电机生产商。

在核心的发动机和发电机采购成本上,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在采购定价权上一直处于被动接受地位,无法占据主导权。可以直白地说:中国的机组生产商在核心的柴油发动机和发电机采购成本和卡特彼勒、威尔信、科勒、雅柯斯等国际柴油发电机组巨头存在巨大差距,甚至与国际二线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奔马、伊蒙妮莎、小松、阿特拉斯等都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有理由相信通过并购做大做强可以逐步整合柴油发动机、发电机、控制器、水箱等上游资源,改变在核心发动机和发电机采购定价被动地位,增加谈判筹码。



1、通过并购出售公司股权短期内获取较大的资金回报,这是卖方在短期内获得的最大现实利益。

闽福发A拟以5.78元/股的价格,向南京长峰原股东发行3.4亿股股份,从而收购南京长峰100%股权,交易价格19.65亿元;隆鑫通用拟以不低于15.06元/股的价格向超能投资发行3600万股股票以支付交易对价的85%,也就是5.4亿元,同时支付1亿元现金。泰豪科技收购龙岩市海德馨汽车有限公司51%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 13,260 万元,其中泰豪科技出资 8,060 万元收购其 31%股权,其全资子公司泰豪电源技术有限公司出资 5,200 万元收购其 20%股权。

创业者通过出售公司部分股权获取数亿元的的资金回报,这对柴油发电机组企业的各位老板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作为创业者除了需要马云的梦想、王石的情怀,每位柴油发电机组企业的老板都在考虑的现实的回报问题,想想柴油发电机组百分之几的利润率能够在短期内获取数亿元的回报可能是很多柴油发电机组老板想都没有想过的。

2、通过并购借助上市公司平台降低公司融资成本,扩大生产规模。

中国的中小企业在运营过程中面临各式各样的困难,要问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笔者与圈内的发电机组企业老板讨论的答案:“首先是融资难,其次是收款难。”

今天的柴油发电机组市场虽然低迷,但是市场的需求还是存在的,而且是巨大的,由于产能过剩,竞争又是激励的,在低迷的市场环境下,除了价格之外,比的就是资金实力,比的就是资金成本。特别是重大项目上,动不动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资金垫付(因为核心的上游发动机资源几乎都需要现款提货),这让很多机组生产商对大项目爱恨交加,敬而生畏,汪洋兴叹,无奈最后选择放弃。

通过借助上市公司平台能够相对容易获取银行授信,以较低的财务成本获得银行贷款,这对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商扩大生产规模,争取大型项目扩大生产具有战略性意义。

3、通过并购借助上市公司平台和销售渠道,相互补充,扩大品牌影响力,扩大市场份额。

由于上市公司在终端市场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同时其本身也具有庞大而完善的销售网络,隆鑫通用的汽油发电机组在海外市场具有强大的销售网络和经销商,威能加入隆鑫通用后可以借助隆鑫的海外渠道进一步加快海外市场布局;泰豪在国内市场也有完善的代理网络,海德馨加入泰豪后也可以与泰豪共享其经销网络,巩固和提升移动车辆电源市场份额,同时也借助泰豪的军用发电机组销售渠道,择机进入军用移动车辆电源市场;

以笔者所在的福建凯威斯发电机有限公司为例,在加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后,凯威斯发电机借助航天科工的“央企、军工、上市公司”平台,借助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强大品牌影响力,迅速提升凯威斯发电机在柴油发电机组和终端市场品牌影响力,同时借助航天科工内部军用需求,迅速进入军用发电机组市场,销售额成倍增长。

4、通过并购借助上市公司影响力和采购网络,积极拓展上游资源,降低采购成本。

卖方虽然在柴油发电机组市场均具有一定影响力,但是总体规模有限,通过并购后纳入上市公司平台,通过上市公司影响力增加与上游供应商(特别是柴油发动机生产商和发电机生产商)谈判筹码,同时整合双方采购网络,互利共享,在核心资源降低采购成本。

5、通过并购纳入上市公司管理,提升企业管理运营水平,促进企业长期发展。

由于并购后卖方的销售报表需要合并到上市公司年度报表,企业所有的经营数据必须向公众公开,在重大事项上必须按照监管机构要求发布公告,这就要求企业在日常经营过程中公开化、透明化,对企业管理者提出更高的要求,从长计议。从长远来看对促进企业的长期发展具有指导性意义。
通过对上述四宗柴油发电机组行业并购案例买卖双方各自利益分析,不论是买方还是卖方,出于各自的利益考虑最终找到平衡点达到互利共赢,最终促成交易。但是“资本是天使,资本也是恶魔”,这几桩交易背后也存在资本投资市场中经常出现的专业名词语“对赌”。

威能承诺2015-2018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分别为0.66 亿、0.79 亿、0.95 亿和1.15 亿。如威能在2016-2018 年业绩超过承诺的110%,那么将拿出超过部分的20%奖励威能管理团队,如2018 年威能净利润达到0.95 亿,公司将回购威能剩余股权。若威能不能够按照承诺完成利润指标,将按照相关协议予以补偿。

海德馨原股东承诺在2015-2017年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 3,600万元、5,400万元和7,600万元。若海德馨在2015-2017年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数小于承诺净利润数,则需按照相关协议向泰豪科技进行补偿。 

威尔信香港做出业绩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经审计的合并报表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700万元港币、3,150万元港币、4,150万元港币。业绩承诺期内,如威尔信香港各年实际税后净利润未达到当期净利润承诺数,未达到部分将按比例从公司当年应支付的股权转让价款中扣除,以此作为业绩补偿;同时,公司将相应调整对科泰环球的品牌经营权授权范围。
所谓“对赌”,针对上述案例简单的解释为当卖方在协议期内不能够完成承诺买方的经营指标时,买方将对卖方实行相应的惩罚措施,卖方将根据相关约定给予买方相应的赔偿。

“对赌”一方面是对买方的资金安全和资金回报提供相应的保障,但是另一方面“对赌”的惩罚措施和赔偿方案对卖方来说有可能是致命性的。

在今天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市场,通过资本并购扩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和提升企业资金实力,一方面可以加快行业洗牌,另一方面通过整合上游供应商资源和销售渠道可提升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企业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竞争力,对整个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行业做大做强具有历史意义。

但与此同时,资本并购还必须考虑到并购双方“相互融合、市场定位、产品错位”以及“资本对赌”等多方面的问题,笔者认为并不是每一家柴油发电机组企业都适合上述并购,也不是每一家柴油发电机组企业都有上述并购机会。最终印证一句股票节目强制使用的词语“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柴油发电机组行业能通过并购快速做大做强,加大对动力厂家的资源整合,增加谈判筹码,能够尽快出现卡特、科勒、威尔信,雅柯斯这样的行业巨头!

相关产品

24小时服务热线

+15004699566

哈尔滨东弘机电设备有限公司